華荷有隰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

[佐相]胆小鬼 (上)

《胆小鬼》上

 

相马博臣篇——《感情戏份》

 

 

关门。

开灯。

相马走过玄关,在旧式白炽灯不稳定的闪动里,他已经注意到了窝在地板上的人影。

似乎是因为被突然打开的灯光照到了眼睛,地上的人动了动,却没有更多的反应。

佐藤的身影在没有温度的白光下略显清冷,让相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这家伙,在店长外出的情况下,明明难得和轰有长时间待在一起的机会,把握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顺理成章地互诉一下心迹什么的吧,然而到了最后,却又听到他神经兮兮地说,“如果让你苦恼的话,我会辞职的”、“对,八千代是我很好的朋友”这样的,一如既往让人着急的泄气话。与之前山田乌龙事件时所说的“我喜欢的,是轰身后的幽灵”相比,分明没有丝毫的进步。于是直到最后,仍然没能让感情迟钝的轰明白他这几年来的心意。

难得没有客人的休息时间,相马尾随着他走到了休息室。虽然只是与日常无异的工作,但此刻的佐藤却像是深夜的加班者一样,笼罩他的只有掩盖不住疲惫。于心不忍,于是替他倒了一杯热水,随后又走了出去。但那人却只轻啜一口便放在了桌上,然后像是被抽走了许多力气一般,倚靠着座椅后背,略微躬着身体,却在轰进来的那一瞬间,又恢复了腰杆挺直的姿势。

“佐,佐藤君,相马他让我来给你送这个。”

“啊,谢谢。”佐藤从轰手中接过白色的小药包,斟酌几番,除了道谢以外,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那个,虽然我觉得,佐藤君你失恋了会很伤心,但是你要辞职的话,我会……我会舍不得的。”

“咳咳……咳……”佐藤咳嗽起来的声音让正躲在门后的相马突然扯起了一个笑容,似曾相识的一幕呢,佐藤一定又会有“那是因为轰害怕没有人会听她说店长的事,所以才会说舍不得”的想法吧。

“瓦古娜利亚的大家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一直不变的话,不是让人幸福的事吗?”

“啊,是……是吧……”看着没有办法直视轰的佐藤,突然撇过眼来,于是下一刻,不小心对上视线的某人感觉到了带着烦躁意味的眼神向他投来。

“啧。”

“嗯?佐藤君?”

“啊,我是在想,其实,我也希望可以一直和八千代,还有店里的大家一起工作。”

“真的吗?能听到佐藤君这么说,很安心呢。因为我……因为瓦古娜利亚没有佐藤君的话,是绝对不可以的!”

“呃……咳咳……”垂下来的刘海遮挡住了佐藤的目光,只能观察到抓着桌沿的手因为用力的关系显得骨节分明,而缺少血色的唇更是苍白了几分。

“佐藤君是不是工作太累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呢。”

躲在门后的相马也是再呆不下去,于是一副“既然没有点单那我也要休息”的样子,走了进来,想着要替不争气的佐藤君说几句好话。

“嘛,如果轰能把对店长的心思分一些给佐藤君的话,佐藤君说不定就会马上精神元气起……喂喂,很疼的啊,佐藤君,停手……”

上一秒还在扶额咳嗽的人已经站了起来,勾着相马的头发,让他不得不住口,挣扎求饶。

“难道佐藤君是饿了吗,那我……你要吃仙贝吗?或者巧克力饼干?我到便利店去买,或者,或者,佐藤君,我现在就给你做帕菲……”

觉得找到了正确答案的轰眯着眼向料理台走去。

或许是想要看到之前那样与她正常相处的佐藤,或许是想要留住那个突然就有了辞职意愿的他,轰有些语无伦次,然而这样的方式显然弄错了对像。

他可不是店长啊,轰。

所以说,佐藤君。

轰是个不习惯于改变的人,不会希望谁离开瓦古娜利亚,何况是在许久之前就一直在这里工作的佐藤。

但是这个信心不足的胆小鬼,居然说要辞职,明明轰的心意身边的人全都清楚明了,但却始终保持着一副不敢上前的样子。看着两人这样相处了好几年的相马一直不能明白,他究竟还要再考虑什么才肯将那些收藏许久的话说出口。

看着佐藤的状态在下午变得越来越差,终于在炒完一份炒饭之后便胃疼得直不起腰来,于是只好强忍着对其不争气的恼火,帮忙揽下繁忙时段所有的厨房工作,顺带替佐藤向店长请假,让他提早下了班。

本意是想着让他早点回家休息,只是没想到回到了公寓,却是这样一幅光景摆在他累的快要睁不开的眼前。看来让佐藤一个人提前回来真的不算什么好的选择。

“喂喂,佐藤君,不要在地板上睡觉,着凉了会更严重。”

“……”

“佐藤君?”

感到很不对劲,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正是春夏之交的时节,房间里的温度并没有多高,只是在地板上走动也会感觉到冰凉的寒气渗进皮肉中去,让人浑身发冷,然而相马却在佐藤身上触到了一片不正常的粘湿。

厨房响起了电器运作的声音,电热水壶里的水因为早就失去了温度而再次开始了加热程序。

相马有些无奈。

应该让佐藤留在瓦古娜利亚才对。

虽然在休息室不能躺下来休息,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孤寂无助?用这种程度的形容词显然不算过分,脑海里下意识的描述让他感到懊恼。

“嗯……相马?”听见佐藤像是梦中呓语一般喊了他的名字,停下想要扶起他的动作,等了几秒,却又没有了下文,只好慢慢托起此刻蜷缩在地板上的佐藤。

“我扶你到床上去。”

只不过堪堪碰到床的边缘便控制不住地倒了下去,佐藤挺拔的身躯此刻像是一个躲在壳中的蜗牛,正以很别扭的姿势蜷缩着,一番折腾过后,刚松下的眉毛又皱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将紧紧闭合的眼睛转到另一侧去躲避强烈的光线,然而只是不满地动了一下身子,已经惹得自己的眉头更紧了几分。

耗了不少的力气把棉毯盖到佐藤身上,相马小心地撑着床的边缘尝试站稳身体,无意中碰到了床边放着的吉他,正努力地保持着平衡不砸到佐藤身上的他却无暇顾及,于是木质的乐器就这样慢慢地向地板倾倒。只是即使尽力地伸长了腿去做肉垫,吉他还是避免不了地与地板相撞,发出了突兀的声响。

被突然惊到的佐藤一瞬间清醒了意识,却也使得身体察觉到的不适更加尖锐,半睁开了眼睛,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抵抗不住,只有苍白冰冷的手指抵上了不断纠结的上腹。

没有时间懊恼自己的笨拙,相马连忙跑进厨房倒来一杯热水。

“佐藤君,先喝点热水,我去给你拿药。”

而对方像是费尽力气凑足了一口气,才堪堪开口,“谢谢。”

 

指尖在一个又一个塑胶瓶子间滑过,眼睛跟随着脑中那几个熟悉的药学名词,努力检索着瓶子上的标签。

此时应当是专心的,有些线索却不断地浮涌,不断组合成词串连成句,出现在了相马应当被占用完全的思考神经中。

他们之间啊,只能算是这种“明明自己根本不想说话,却始终还是会强撑着道谢”的关系吧。

佐藤君能让他这个喜欢搜集别人情报的奇怪分子暂住在家里,已经很是荣幸了。

荣幸,应该这么形容吧。他想。

因为旧房东不再出租公寓,而临时又找不到住处的关系,相马在佐藤这已经借住了一周。

第一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好奇地打开了浴室墻壁上的药箱,看着大小不一的各种药瓶子,心里突然就出现了一种叫做心酸,或者说,心疼的情绪。那是一种心跳突然就缺了一拍,以至于流向全身的血液顺着血管,完全颤抖了一遍的感觉。

手指一遍遍摩挲着橱柜并不光滑的边缘,轻叹。

明明在家庭餐馆里胜任一份厨师的工作佐藤君,生活里却是连自己的饮食起居都照顾不好的人吶。

如果,如果佐藤君顺利表白的话,在他们清楚对方的心意之后,就会像普通情侣一样,开始约会,顺理成章地谈情……轰虽然感情上迷糊,但不可否认,她的确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女孩子,店长饿的时候就会送上食物,为了照顾店长一直待在瓦古娜利亚。

那就帮助她,从店长身上转移多一点注意力到佐藤身上好了。这样到了以后的话,轰也就能好好照顾他了……

果然,还是女孩子比较好吧。

真是好笑,相马勾起嘴角。一如既往的,瞇着眼睛的样子。

突然在想什么呢。

从来就没有别的想法啊。不是一直都清楚吗。

摸索了好一会,才终于找到佐藤平时用的药回到了起居室。

让他和水服下,才发现那人的衣服几乎被汗湿透,只是这样在一旁看着,都让相马觉得难以忍受。

这家伙没有感觉的吗? 

“佐藤君?我替你换件衣服吧?”

然而佐藤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踡在被子里没有一点要活动的迹像。

没有得到回应的相马本想直接扒下他的衣服,想着至少换上干净清爽的里衣也好,但是衣服才撩起不到一半时,一只手把他的爪子拍了下去。

“别碰我。”

无奈一笑,也是啊,这家伙,在他借住的这几天里连换个衣服都要特意跑进浴室。明明大家都是男性,竟然意外地,是这么的,害羞?

如果佐藤君知道自己被这么形容了,恐怕又要挨揍了吧。

“身上都是汗,不会更难受吗,真是的。”

要是被轰照顾的话,还这么别扭可不行呢,佐藤君。

平常看起来像是什么都能做得很好的佐藤,此刻却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孩一般。果然病痛这种东西,大抵都会让人不知所措吧。这么想着的相马,心脏却还是意料之外地轻颤了一下。所以说,在这种状态下的大家,都是需要更加亲密的人来照顾的啊。

然而对于眼前的人,相马好像永远不能成为前言所指的那一位。

就像极致斟酌文字的小说家们永远不能真的成为笔下的人物,联想丰富的编剧们也永远不能将跌宕剧情搬到生活,所以相马不能再向无法触碰的缥缈未来前行——无论是多短的一段距离。

全都不被允许。

所以今晚就由他暂时地,扮演这个角色——即使是经典剧场中,不过存在于一次25帧里的过客。

嘛,至少,无论是暗地里查找的照顾胃病患者的方法,还是刻意备在包里的取暖贴,不会因为没有派上一次用场而浪费。

而且藤原小姐的讯息也已经收到,明天就要搬出去了。

到时候,要说好好照顾自己这样的话吗?

啧。

对说着“我从来就没有别的想法啊。”的自己,这样子算是太过宽容了吧。

不过,分明不是我的错哦。

明明是这家伙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到头来还因为这样,心中郁结难消而导致身体不适、一顿折腾。我说佐藤君,你真是让人嫌弃吶。

如果喜欢的话,那么喜欢的话,干脆说清楚明白就好了。

如果,喜欢到连身体都因为表露心迹失败而随之反应的话。

“我说,佐藤君一直这么怂的话,是追不到手的哦。”

“你真是个……”

“胆小鬼。”

 

 

 

 

 

说着别碰我的砂糖君真是有种下一句就是“会不幸的”的哈迪斯桑的即视感呢

像砂糖这种在原作有明确感情线的,虐来虐去果然还是相马比较苦逼啊

かわいそう马さん

评论(1)
热度(49)
©華荷有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