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荷有隰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

【团兵】暑假作业

//巨中+轉生設定




利威尔的作业,
没做完。

该死的他只想在埃尔文家悠闲度日,每天除了给埃尔文打扫屋子就是替埃尔文收拾好形象让他像从前一样每日光彩照人。

唯一比较累人的是每天晚上的苦恼——

你在乱想什么,他的意思是如何阻止埃尔文晚睡以及如何阻止埃尔文晚睡而再次(?)秃头让人精疲力尽。

但是显然目前最为头疼的是从大概一个月前就没动过几笔的作业。
天杀的为什么这个时代的青少年这么苦逼,周一到五上学,文数理化科科要命,如果不是小学升学之后重新遇到埃尔文,以他的性格大概没办法安稳地在中学校待下去,至少待不到升中三这个时期。

“啊啊啊啊——”

书页摔落到门框下的琐碎声响被利威尔冲耳的哀嚎掩盖,利威尔转过身子,顺便把自己也摔进了沙发里。

眼不见心不烦,眼不见心不烦。

见鬼的“暑假大礼包”,利威尔对于那本练习册上五个无耻的大字感到恶心。而且上面编写者居然把埃尔文也列在其中,拿到练习册的那一刻他甚至有那么一秒突然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念头——怀疑埃尔文有抖S的倾向。

他这辈子居然当了老师,虽然听说他父亲也是个教师,这倒和上辈子没什么两样。
区别比较大的就是,上课的时候,利威尔喜欢像从前兵团开会一样盯着他看,因为总觉得埃尔文这样西装革履,一副正经的样子从那勾勒分明的唇中讲出无数他不曾知晓的学识,熨烫好的衣袖贴近他的手腕,在他手拈粉笔书写时从修身的西装外套里露出带着袖扣那一截的时候,简直就是电视剧里闪闪亮的斯文败类兼衣冠禽兽,尽管他并不败类也不禽兽。

于是利威尔在像是会议过后针对“兵长”的个人答疑一般的“课后辅导”里,总会严词拒绝埃尔文想挽起袖子的询问,然后惩罚一般向他高挺鼻子下的柔软进攻。

埃尔文总会询问,利威尔总会拒绝,但进攻却是随机的——意思不是利威尔能做到岿然不动,而是下手之前对方已经抢占了先机。

一阵钥匙碰撞的声音之后,利威尔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还有埃尔文等不及锁门的“咔哒”声就已经出口的话。

“噢,你没事啊。”
“在家我能出什么事,脑子该不是已经开始生锈了?今晚给我早点睡觉。”
“上一次听你这样哀嚎还是我不小心打碎了冰箱的两个鸡蛋。”
“……”利威尔翻了个身,趴在沙发扶手上阖上了眼睛。
“很没有精神啊?唔……我踩到了什……”关上鞋柜门,埃尔文踢着拖鞋想赶过去探探利威尔额头的温度,却好像踩到了什么,“利威尔,这是,你的作业?”
利威尔又翻了个身,扯过一个抱枕就往脸上盖,也不知道眼睛有没有睁开。

“那是做饭的燃料。”
“现在不用柴火灶了。”
“取暖的。”
“我家没有壁炉。”
“卷烟纸。”
“我们都不吸烟。”

埃尔文一边说话一边走到了沙发的另一端,直接坐了下去(而且这一点也不挤)。
利威尔把抱枕塞到了脖子下,翹著手,微眯着眼盯着开始对他的脚上下其手的金发男。

利威尔心情不好,把腿缩了回来,抽起另一个抱枕就扔了过去。埃尔文用那本捡起来的“大礼包”,挡住了那个用软绵绵的力度丢过来的软绵绵的东西,然后靠着抱枕翻了起来。

“其实也不多,后天开学前能搞定。”

不多?利威尔用心脏翻了个白眼。

“再说了,上面可写着我的名字。”
“意思是你改变主意要帮我了?”
“我没有改变主意,我一直都在帮你。”

埃尔文嘴里的“帮”是帮忙看着你准时完成,在他教授的科目习题上给点辅导,以及在他脑力精疲力尽的时候展示体贴,把体力也“好好”降低一下,以达到体智平衡。

利威尔能怎么办呢。利威尔也很绝望啊。

结果他还是委屈兮兮地写短了几只铅笔,才“享受”完了大礼包。
但结果还算欣慰,整本册子都完成了之后埃尔文的奖励算是“例行公事”,大抵不用计算。
返校后不用受科任老师的责备是也其次,做题的时候就听过一遍的埃尔文的解答他省得再听,那省下来的注意力自然就可以拿来全心全意盯埃尔文了。

也不坏。

然后利威尔这学期的习惯还是撑着头,眼里的景色依然随着埃尔文的位置滚动。但是他除了喜欢把目光从嘴唇挪到袖扣,还喜欢把目光从袖扣挪到他的手指,搭在的领扣上,硬挺的布料下面还藏利威尔啄下的痕迹,那是他接受辅导还有“辅导”时发现的新大陆。

“唔……埃尔文。”
利威尔拉住了他的领带。
“你这个……。”
利威尔之前想错了,埃尔文的确是个“禽兽”。






//吸……吸……西装团赛高!

评论
热度(29)
©華荷有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