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荷有隰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

【团兵】脸红是因为真的热


热。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利威尔感觉自己就快要融化了。

“哈?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在这等了3个小时,你说你接不了?”

一个穿着花衣花短裤的男人推着大箱小箱的行李站在灼目的太阳底下对着电话喷唾沫,火气比这腾腾的热度还高,满额满背的大汗滴滴答答,热风一吹还带过来一股像是隔夜内裤一样的恶臭。

自己隔壁那个金发的男人也没有好到哪里,汗珠似乎要往蓝色的眼眸里靠,也不知道是下午4点烧得可怕的日光太强,还是汗早就淹进了眼眶里,埃尔文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但利威尔感到欣慰的是,埃尔文身上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臭味,好像残留了沐浴液的点点温润香气,或许还有点属于他的气息。

在这个地区,高温实在是太正常了。

出门的时候还穿着长袖扣紧了领口,机场和飞机上的温度像是要把他们做成保质期一天的速食沙拉,两个人傻乎乎地穿着两件外套走出来,直到跨出到达门才知道为什么过海关的时候周围的人看他俩的眼神与看傻子无异。这里的温度早就攀上了三十,更别说正值酷暑的现在。实在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的心思,好好地非得到这边玩旅游,家里的大床不好玩吗?一来游前的收拾实在很麻烦,虽然埃尔文会帮他搞定,但最重要的是沿海地区湿热又黏糊糊的空气让人十分难受,不能对埃尔文亲亲抱抱上下其手才是利威尔最为不满的。

好不容易从塞了不少旅行用品的背包的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翻出湿纸巾,正准备递给埃尔文时却发现那人已经用流畅的外语和一个司机一边谈话一边把行李搬到行李上,看着那个司机宽大的体格,恐怕已经不能用“壮”这种含蓄的词来形容他的肥胖程度。想想等一下要和他处在同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利威尔就有点崩溃。但他还是在室外要让人疯掉的热度下选择屈服,径直走到后座,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车内猛吹的空调让他仿佛瞬间得到了神明的救赎,瘫在座位上,眯着眼。毒辣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他的皮肤上,皮肤上手毛在一瞬间有着稻田上金黄麦子的错觉,热疯了,啊啊啊真的热疯了。

埃尔文突然打开了车门,静谧的车厢忽然混进了闷热且嘈杂的空气,但他低沉其实通透性又很强的声音还是清楚地传了过来。

“坐副驾,利威尔。”

“哈?喂,你的脑子难道已经热傻了,还是中暑了……”

利威尔坐直了身体,一边往车外瞧了一瞧,行李箱早就被关上,那个明显是个“沙发土豆”体型的司机早就不知所踪。埃尔文大概是打算旅游的时间都自己开车出行,虽然觉得他这样真是略为败家,但想想钱根本就不是埃尔文担心的内容,他也不需要和别人分享狭窄车厢里的空气,利威尔还是挺乐于接受的。

利威尔还没打开车门出去的时候,埃尔文已经打算坐到驾驶位上,他想了想那种体型的人的汗液,就觉得头皮发麻,连忙制止了埃尔文的动作,跑到前座上,仔仔细细地用湿纸巾擦了一遍座位才让他进来,但还不许他碰方向盘,直到他把仪表盘什么的认真擦了一次,再喷上一点便携消毒液才罢休。想起来自己刚刚随便就瘫在了座位上还有点后悔,于是默默盘算着等下到酒店后的冲澡清洁,埃尔文对于利威尔的洁癖早就习惯于心,任由他弄好才发动了汽车。

不知怎么的,利威尔突然就觉得困了,大概是车子渐渐平稳,加上刺目的阳光让他保持着微眯的眼睛,但主要还是因为飞机的确不是一个让人能好好休息的地方,干燥的空气让他浑身不舒服,于是不顾身边开车的埃尔文累不累,自顾自地打起了瞌睡。

似乎也没有陷入混沌多长时间,车子熄火之后利威尔推开车门,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立即传入了他的耳朵。一条延伸到远处楼房后的海岸线划在烧红的太阳下,不少看起来应该是酒店客人的人影在沙滩遮阳伞的阴影里躺着,海里也隐约看到不少随浪飘动的救生圈。 

真是不嫌热啊。

帮埃尔文拿出行李之后,两个人走到前台check in,接待员对两个大男人只开一间双人单床间似乎也见惯不怪,办完手续后还送上了一个比外面烈日还灿烂的笑容,目送着两人直到进入电梯。

利威尔到房间之后,把自己从头到脚彻底洗了一遍,然后把埃尔文推进浴室,力求还原到在上飞机前的清爽洁净。洗澡他不嫌麻烦,要是两个人休假在家的时候,一天可能会洗好几次,偶尔会遇上刚洗完就需要再洗一遍的情况,至于理由,可以用“乐”在其中来计算。

洗过澡以后利威尔觉得浑身清爽,精神满满,便观察起了这间海景房,二层的位置刚刚好,落地窗外的夕阳清晰可见,太阳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金黄,空调和玻璃窗虽然隔绝了热度,但铺洒下来的阳光还是给周围染了强烈的暖色,暗自腹诽选了这么个奢侈落脚点的会享受的家伙,心里却因着这落日之景隐约地燥热兴奋了起来。埃尔文洗好以后拉着他打算走到玻璃门外的阳台看夕阳,本来对高温还有点抗拒,但是接近傍晚时刻的凉爽海风铺面吹来的一瞬间,利威尔感到惬意得不得了。

“很漂亮,对吧。” 金黄的色彩落在了埃尔文的睫毛上,淡色的羽扇反射着光,好看得过分,利威尔抬头望见了就忍不住想拨弄。

“很漂亮。”一手抵在他胸膛感受他说话时轻轻的震动,另一手直接抚了上去,指尖触碰着睫毛末端,弄得埃尔文忍不住眨眼。

“我会觉得你在说我。”

“你比它漂亮。”

利威尔被拉他进怀里抱着,感觉到埃尔文忍不住轻笑时胸口的微微颤动,有点恼怒地推开了他。这鬼天气,弄得他脑子都变得不好使了,竟然毫不犹豫就说出这样的话。

埃尔文却不是个愿意善罢甘休的主,紧紧地扣住了本来放在他眼前的精瘦的手腕。

 “黏死了,放……唔……”

还没来得及表达掩饰害羞的反抗,埃尔文口腔里独特的气息已经锁上了他的意识,无法抗拒地回应着,没有被钳制住的左手慢慢地抚上他有点刺手的发根,伸进他松软的发间渐渐扣住,不想松开。

回过神来的时候,利威尔偷偷地去压制自己凌乱的喘息,但激烈搏动的心跳却无法隐藏,他是,埃尔文也如此。

燥热的身体腾起的热火在两人之间不断加温,利威尔居然觉得有点头晕目眩,楼下不远处海滩的游人还在对着漂亮的落日嘻哈吵闹,这边夕阳下金发男人眼中的欲望却只照映着自己,于是脑海里控制不住地加工着这些标上“冲动”标签的凌乱信息。

他想把他拉进房间,现在就想。

 “唔……利威尔,你很热。”

被这么挑明的利威尔只觉得脸部滚烫不已,也不知道是不是火辣的太阳晒得他不止脑子不好了,连脸部皮肤都要过敏起来。

“哈,你害羞了。”

“分明是太热了”,他选择了说出实情,“还不是你这家伙,非得来这种热带地区旅行。”

“嗯,是很热啊,不如我们回里面,”埃尔文拉起了他的手腕,指尖却搭在了袖口的纽扣上,轻轻摩挲,“吹空调?”

“嗯……吹空调。”利威尔反手抓住了埃尔文的手心,把黏湿的汗蹭了上去。

啧,明知故问的家伙。

 

 

 

 

//脸红是因为真的热

//又名:吹空调

(啊想开荤,啊好想开荤

 

评论(2)
热度(40)
©華荷有隰 | Powered by LOFTER